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古籍收藏频道 > 古籍文献焦点 > 正文
新发现:黄崖教案后太古学派宗主诗集稿本
2014-01-29  来源:新浪收藏  浏览次数:   古籍收藏频道  网友评论()

手稿《群玉山房诗集》书影.jpg手稿《群玉山房诗集》书影

 

手稿《群玉山房诗集》书影.jpg手稿《群玉山房诗集》书影

 

 

 

  太谷学派在清代,一度被视为“反叛朝廷”的神秘学派,知道的人也许不多;但是,读过文学名著《老残游记》的人一定不少,该书作者刘鹗(1857—1909)即为太谷学派门人,属第三代传人。

  近期,据中国政协文史馆特聘文史资料研究员彭令先生透露,清代太古学派南宗宗主(第二代传人)李光炘《群玉山房诗集》稿本被发现。该稿本为作者门徒黄葆年手稿,存李氏诗作八十一首,此前未见公私有著录,更未见刊行于世,系孤本。清光绪壬寅(1902年),太谷学派门人愚园雅集后,南北合宗,黄葆年成为太谷学派总宗主(即领袖)。因此,学术界与收藏界有人认为,该《群玉山房诗集》稿本,为太古学派宗主(南宗宗主)著作与宗主(第三代总宗主)手迹综合体,应可谓太古学派两代宗主集大成之绝品。

  根据彭令先生的研究,此稿本还为太古学派门人冒死谋求清政府能为“黄崖教案”平反昭雪的重要历史文物。该稿本的发现,对于进一步研究太古学派及李光炘,将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与意义。

  详情请参阅彭令《清代太谷学派宗主手稿孤本〈群玉山房诗集〉鉴定记》一文。

  附录:

 

  清代太谷学派宗主手稿孤本《群玉山房诗集》鉴定记

  彭令

  古籍版本鉴定除了需要坚实的专业版本目录学基础外,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更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问,只要扎实地狠下功夫,总会有进步。记得已故古籍版本学家黄永年(公元1925-2007年)先生就曾说过:“常常有些人是什么系什么专业毕业,有什么等级的学位,但真拿本书请教他是什么版本,他就傻眼了。这就是不踏踏实实而想用虚名去吓唬人的下场。年轻人千万不要走这条错路,已走了的也祝愿他回头是岸。”(黄永年:《古籍版本学》,南京:凤凰出版传媒集团2005年版,第244页)又,黄永年先生在《我怎样学会了鉴别古籍版本》一文中写道:“过去我常说懂版本能鉴别的有两种人,一种是卖书的,一种是买书的,当然这书都是指的线装古籍。”(黄永年:《学苑与书林》,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2006年版,第233页)其实,这也说明古籍善本鉴定要有实践经验才行,经眼的古书多了,自然会有点心得。

  笔者本文记述鉴定清代太谷学派宗主手稿孤本《群玉山房诗集》之经过,进一步确证,黄永年先生所说古籍善本鉴定之“实践出真知”是硬道理,后学之人务必信服这位当代真正的古籍版本学大师之良言,才能有所进步。

  关于太谷学派

  当今关于太谷学派的简介,论述繁多,拮英摘录如下。(概况资料摘自江苏省泰州市图书馆网上材料,其神秘性史料系笔者查检后补充。)

  太谷学派又称太谷教、崆峒教、大成教、泰州教、新泰州学派。学派中泰州人甚多,集大成者黄葆年及助其讲学者蒋文田均泰州人。柳诒徵称之为新泰州学派,并作《新泰州学案》,以为累朝诸儒学案之殿。

  太谷学派创始人周毂(?-1832),清代学者、宗教领袖。字星垣,一字太谷,自号空同子,安徽石埭人。周毂一生四处求师访道,足迹几乎踏遍海内。道光至咸丰年间,他公开宣称继承明代李兆恩“儒、释、道三教合一”的学说,提出 “心息相依,始为大成”,并创立了宗教意味很浓的民间秘密社团——大成教,定点于扬州,聚众讲学,扩大影响。因为周毂字太谷,因而这一宗教学术的群体被人称为“太谷学派”。清道光间周毂至扬州讲学传道,他去世前嘱弟子李光炘“传道于南”,张积中“还道于北”。张积中于咸丰七年(1857年)北徙至山东肥城黄崖山传道,并创立集管、教、养、卫于一体的村社组织,从学者数千人,称为“北宗”,同治五年(1866年)遭清廷剿灭,酿成震惊全国的“黄崖教案”。李光炘于同治二年(1863年)在宜陵建龙川草堂,开门授徒,人称“南宗”,黄崖教案后避祸至泰州等地讲学。李光炘有教无类,弟子上至达官,下及妇女,高足弟子有黄葆年、谢逢源、蒋文田、刘鹗、高尔庚等人,后指定蒋文田继承北宗,黄葆年继承南宗。光绪十一年(1885),李光炘病逝于泰州。光绪二十八年(1902),黄葆年在苏州十全街建归群草堂,聚徒讲学,蒋文田也前往相助,南北合宗。黄葆年门人极多,有名姓可传者近二百人,包括下层群众在内则近万人,称为“黄门”。黄葆年去世后,李泰阶、黄寿彭相继主持讲席。新泰州学派主要在苏州活动,50年代初期解体。但直至80年代,泰州、苏州仍有少数信徒活动。

  新泰州学派以宋学为宗,但常别立新解,诸如“宋儒谈‘理’,吾谈‘欲’;宋儒谈‘性’,我谈‘情’”;“天之赋我曰‘命’,父母赋我曰‘身’,合德曰‘性’”;“无恶于志则中矣,无恶于人则庸矣”。又不为门户所限,援引释道的某些说法,且赋予佛教的“心息相依”、“转识成智”以“格物致知”、“知行合一”的含义,使之成为“圣功”之学。新泰州学派还强调仁民爱众、养教结合,并进行乌托邦式的试验,这在我国学术史上甚为罕见。

  周太谷传道,喜谈先天象数、阴阳怪异,并且重视仪式,有一定宗教倾向。至黄葆年、蒋文田,已专谈心性,纯入儒者正轨。但因黄崖教案的影响,新泰州学派强调口耳相授,很少刊布著作。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分享到: 更多
相关阅读: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友情提示:如果您对古籍收藏频道有好的意见或建议,请移步大藏界论坛反馈,衷心感谢您的参与和支持。
猜你喜欢
推广信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