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邮票收藏频道 > 集邮研究 > 正文
晋冀鲁豫《代邮券》邮票研究(图文)
2014-01-08  来源:大大连集邮  浏览次数:   邮票收藏频道  网友评论()

文/于占元     

 


    1942年6月1日,晋冀鲁豫边区交通局曾发行过一种类似邮票,而又不叫邮票的《代邮券》。为什么不发行正式邮栗票,而发行代邮券呢?郝枫先生曾在《集邮》增刊第六期上发表文章,作过研究。笔者在此略作补充。图片1.png


    《代邮券》邮票发行的特定历史原因


    1941年2月,晋冀鲁豫边区交通局,曾召集冀南、太行、太岳三区联办的交通分局,县交通局长会议,决定在一年内完成人民邮政建设,并发行邮票,实行有资寄递。但正在此时,华北日本侵略军,开始对晋冀鲁豫边区进行冬季和年关大“扫荡”。 边区为了粉碎敌人的“扫荡”, 部队机关分散转移,并实行坚壁清野,在艰苦频繁的战斗中,进行反“扫荡”作战。这时边区交通局,己无法印制邮票,但交通工作又不能中断,党政军机关部队只得进行地下交通密秘传递信件,但民用邮递则不能正常运行。第二年局势稍为缓和,边区交通局,便又把发行邮票之事提上日程,以便于民间的通信。但要发行什么样的邮票呢?当时是我党正在与国民党合作抗战时期,为了不影民用通信,又要符合抗日统一战线政策。便决定先印一种邮资证券来代替正规邮票,取其名曰《代邮券》,它既可以当邮票使用,又不违犯统一战线政策。


    《代邮券》的图案与设计


  代邮券的图案,是先由总局局长韩永赞、业务种科长王苏塘提出设想和授意,然后由于坚(女)进行绘制。可以说此代邮券是三人的集体合作的邮品。


  图案较为简单,主图是“交通徽”。此代邮券共发行了两种版次,共7枚。


图片2.png  第一版《代邮券》,于1942年6月会发行,共3枚。计2分、5分、1角三种,2分5分刷色为桔黄,1角为深篮。主图为鹰形交通徽,“交”字阴文(白文)俗称“空心鹰”。 鹰徽形上部为 “晋冀鲁豫边区交通局”邮政铭记8个字,呈下弧形排列。其字体很小,不易看清。可能是为了不有碍于统一战线,便不突出边区邮政铭记,故意将字体写小。上部为《代邮券》三字,下部为发行年“1942”。邮资设在四角,上部右左方框内分别大写中文“式”、“伍”、“壹”,下部左右为“2”、“5”“1”。图幅为19×25.5mm,邮资为边区冀南币。《中国解放区邮票目录》编号K·HB—7(见附图1)。


  第二版代邮券,1942年7月31日发行,与第一版仅相隔一个月,全套共4枚。面值除第一版2分、5分、1角仍旧保持外,增加了5角面值的一枚。《中国解放区邮票目录》编号为K·HB—8。图片3.png


  图案设计与第一版基本相同,但有变化。鹰形交通徽由阴文改为阳文,“交”字为实心,俗称为“实心鹰”。壹角卷由桔黄刷色改为深蓝。图幅稍为加大,由19×25.5mm,改为20×26.5mm,比第一版大1mm。边框线条也由2增加为3。此《代邮券》虽不叫邮票,但它完全是按着邮票样式设计的,线条清晰,文字清真(见图2、图3)。


    《代邮券》第二版为错体票


  第二版代邮券为错体票,设计者将“券”字错写成“卷”。错字形成的原因,第二版可能不是利用第一版的版模重印的,而是参照第一版图案重新设计制图的。虽然与原设计大的框架未变、但也改动很大,交通徽由阴文改为阳文,“晋冀鲁豫边区交通局”8个小字加了弧形框,还增加了边框线条等。最大的错误是将“券”错成“卷”,这两字虽然字音和字形有点相似,但含意完全不同。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错误?主要是两个的字字形相似,设计者一时疏乎,便将“券”误写成“卷”,不注意而造成错体的。


  这两套《代邮券》,从1942年6月开始发行,到1943年1月,便停止使用,只用了7个月。边区交通局在正式发行《交通徽地球图》邮票后,此《代邮券》便全部了收回上缴。


  这两套《代邮券》因存世少,而比较珍贵,据说存世量不到10枚。第一版又贵于第二版,第一版单枚都在万元以上。最珍贵的是第二版的“红5角券”(见附图5),因为它面值高,需用少,所以当时印量也最少,加上又是错“卷”字,因而价值更高,《中国解放区邮票目录》,标价新票3万元,旧票4万元。

 


  参考文献:《中国解放区邮票史》,《中国邮票史》,《集邮》增刊6期39页。

 

原载《大大连集邮》(2012年特刊)   

分享到: 更多
相关阅读: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友情提示:如果您对本站邮票收藏频道有好的意见或建议,请移步大藏界论坛反馈,衷心感谢您的参与和支持。
商品推荐
集邮信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