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展会资讯 > 正文
首博举办江西古代文物精品展
2014-04-20  来源:人民日报  新闻首页  浏览次数:   网友评论()

商·伏鸟双尾青铜虎 江西省博物馆藏商·伏鸟双尾青铜虎 江西省博物馆藏

 

元·青花釉里红堆塑楼阁式人物谷仓 江西省博物馆藏元·青花釉里红堆塑楼阁式人物谷仓 江西省博物馆藏

 

宋·吉州窑黑釉木叶纹碗 江西省博物馆藏宋·吉州窑黑釉木叶纹碗 江西省博物馆藏

 

  因江而建,依湖而栖,江西以独特的地理优势成就了源远流长的历史与文明:从稻作文明到青铜时代再到陶瓷盛世,这里有陶渊明、王安石等文人墨客,有白鹿洞、白鹭洲等知名书院,更有被誉为“世界瓷都”的景德镇,可谓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文物为镜,正在首都博物馆展出的“赣水流韵 辉耀千载——江西古代文物精品展”,以来自江西省多家博物馆的160余件(套)精美的青铜、陶瓷、玉石、金银、丝织以及书画等文物,勾勒出江西的文明框架以及历史风韵,让观众从中读历史故事、感地域文化悠远。这也是立足北京民俗文化的首都博物馆近年所推出的反映中华民族文化多元一体的重要交流展之一。

 

  雄浑刚毅的青铜古风

 

  1989年,赣江中游东岸,新干县大洋洲镇旁的沙滩下,一座尘封了3000余年的商代大墓偶然间露出真容。1300余件文物,尤其是475件青铜器的集中面世,纠正了以前普遍认为汉代以前江西是蛮荒之地的片面认识,证实了青铜时代江西有过雄踞一方的历史阶段,考古学家苏秉琦因此感叹“殷墟文化过长江,江南又一春”。新干大洋洲遗址也被纳入“中国20世纪100项考古大发现”。

 

  东到山东,西至甘肃、青海,南及两广,北至辽宁、内蒙古等地,青铜时代对多元一体的中华文明的形成产生过深刻的影响,其中河南安阳、四川三星堆、江西新干等是商文化的重地。此次展览中,虽然新干大洋洲出土的青铜器没有全部展出,但是从礼器的食器、酒器、乐器到兵器的戈、矛、钺、剑、镞等,从工具的刀、凿、铲、锛到农具的铲、镰、犁铧等,种类不一而足,或气势恢宏,或纹饰复杂精美,或形制独特,或多组成套,新颖的造型、精湛的工艺、多样的品类,富含庞杂信息,引人深思。

 

  商代的中原文化气息和浓烈的地域特征是展出的青铜器给人的最深印象。从形制来看,许多青铜器与商代中原出土的器物相同或类似:如礼器和兵器的常用器形制与中原差别不大,反映出了中原文化的主导地位;方鼎、簋等器物纹饰繁缛细腻、饕餮纹或兽面纹变化多端,与中原文化的器物类似,有着商晚期的青铜特征。同时这些展品又显现出不同于中原文化之处:礼器中的“鼎”多为中原不常见的“扁足鼎”;酒器中只有盛酒器与注酒器,却没有饮酒器,这与“重酒”的商文化相比大异其趣;礼器中没有一件器物镌刻铭文,而铭文在中原器物上是常见的印记;簋、豆等容器的假腹、鼎足与鼎耳的动物造型,以及多种器物上的燕尾纹、牛首纹等纹饰都是中原青铜器所不常见的形式。由此可以看出,商代江西的青铜器文化是受中原文化影响并有独立发展的青铜文化。

 

  展览中一些典型器物对解开时代密码有着重要作用。一件“伏鸟双尾青铜虎”以强烈的设计感引人注意,憨态可掬却不失威严的老虎与伏卧其上的小鸟形成对比,颇有以柔克刚的哲学意味。据悉,“虎”是大洋洲文物中最具特色的地域文化标识,器物中所出现的各种造型虎有56只之多,蔚为大观,为其他地区不多见。所以,有学者认为这是独立于商王朝的“虎方”“戈族”或“句吴”等部族的遗物。此外,展览中不仅出现了享有“甗王”之誉的“兽面纹鹿耳四足青铜甗”,也有浑铸成形难度大的双层底温酒器“兽面纹提梁方腹青铜卣”;不仅有神秘诡异的象征巫师贯通天地的神器“双面神人青铜头像”,也有象征君权和征伐刑杀之权的大型“嵌红铜云纹青铜钺”……这些青铜器物说明该墓主地位显赫,因此有学者认为墓主人是这一方的国君或最高统治者。当然,还有观点认为这是商王朝为掌控青铜资源派贵族南征开疆拓土的佐证,集中出土的234件兵器使铮铮尚武之风油然而生,铸造精良的农具更非普通人所用,应是当地最高统治者的农业典礼用器。

 

  不管是何定论,这些器物凭借高超的工艺和独特的风格,证实了青铜时代的江西有着独特的文化系统,体现出当时文化多元一体的发展格局。

 

  莹润斑斓的瓷都文韵

 

  如果说新干大洋洲的青铜器以坚实、刚毅的雄浑之风再现了江西的远古文明,那么莹润、斑斓的瓷器则承续了端庄、雅致的江西文韵。

 

  迈入瓷器展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8块不起眼的小陶片,但它们却是2万多年前世界上最早的陶器见证;近处的“硬陶三足鼎”说明3000多年前江西先民已能用1000度以上的高温烧造印纹硬陶;吴城商代遗址出土的原始青瓷则开启了烧制瓷器的先声,由此展开江西瓷业的发展历程:经东汉至五代丰城洪州窑的青瓷,宋代吉州窑的黑釉瓷,宋元时代南丰白舍窑的白瓷、青白瓷,景德镇湖田窑的影青瓷等发展,江西瓷业走向成熟。元代“浮梁瓷局”设立后,景德镇成为当时的制瓷中心,并于明清时期将瓷器艺术推向高峰,御窑厂带动民窑大发展,江西窑火延续不断。

 

  江西瓷业在漫长的发展中丰富了瓷器品类,完善了制瓷技术,涌现出多种创新性产品。展出的“灰陶鬶”以夸张的飞禽走兽形象彰显出原始陶器丰富的想象力;洪州窑的“青瓷印花缽”施青釉,略闪青黄色,精美典雅。最为典型的是一件精致的吉州窑“黑釉木叶纹碗”,不仅展示出吉州窑的典型瓷器装饰风,亦是江西瓷器烧造史上的点睛之作。作为宋朝最具特色的民窑,吉州窑独创的清新活泼的木叶贴花、剪纸贴花等黑釉瓷,都是极为名贵的品种,充满了强烈的生活气息和浓郁的民间风味,雅俗兼备。“黑釉木叶纹碗”是一种木叶贴花,即将天然树叶浸水腐蚀后留存叶脉,贴在已施黑釉的瓷器上,再敷透明黄釉经高温烧制而成,树叶的形状、叶脉清晰可见。如果注上茶水,就会看到树叶仿佛在水中漂浮,别有一番情趣。

 

  元代景德镇创烧的青花、釉里红等品种在陶瓷史上享誉甚高,其复杂而高超的工艺、精美而透润的特性也在展览中一一呈现,代表作有盖罐、梅瓶、高足杯等。其中,高安窖藏出土的“青花云龙纹兽耳盖罐”高大雄浑,肩部两侧各贴塑模印铺首一只,铺首中各穿铜环,在国内不多见;“釉里红彩斑贴塑蟠螭龙纹高足转杯”的杯与杯把可自由转动,集多种工艺于一体,被誉为国内外釉里红瓷器之最。元代的“青花釉里红堆塑楼阁式人物谷仓”,由上下两层和中间的活动式仓门组成,造型复杂,烧制难度高。四周门廊上有堆塑人物18个,正面仓门两旁为楷书七言对联,背面有白地蓝字墓记一方。这是目前罕见的有确切纪年的青花釉里红瓷器,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

 

  明清时期,景德镇成为皇家御用瓷的主要产地。明代不仅继续烧造被称为“国瓷”的青花瓷,而且斗彩、五彩、素三彩等新技艺也烧制成功。加上明朝与西亚地区文化交流甚多,景德镇还出现了仿西亚伊斯兰金属器造型的壶形,仿阿拉伯器型瓷器设计的花浇、水注、大扁壶等。到清代,在督陶官唐英等人的努力下,景德镇烧瓷技术大大提高,生产品种又扩展至青花三彩、祭红、粉彩堆塑、珐琅彩等,精美绝伦,品质高超,达到新高峰。

 

  经过千百年的酝酿积淀,江西文化绽放异彩,这既是江西自古以来尚文重教的基础所致,也是多元文化异质汇聚产生的文明成果。文脉芳香。品味文物有助于今人与历史对话,以更好传承优秀文化。此次展览是江西省宣传部、省文化厅于2月至5月期间在北京举办的“江西风景独好”——2014年北京·江西文化月的首展,陆续还有3个展览、7台剧目在北京重要的公共文化场所呈现,以全面展示江西历史文化风貌,加深观众对江西的了解。赣鄱文韵,在首都北京唱响铿锵有力的文化之声。

分享到: 更多
相关阅读: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友情提示:如果您对大藏界新闻频道有好的意见或建议,请到大藏界论坛反馈,衷心感谢您的关注和支持!
猜你喜欢
推广信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