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书画收藏频道 > 书法国画 > 精品佳作 > 正文
书画名家韩文彬艺术赏析
2016-11-29  来源:大藏界  浏览次数:   书画收藏频道  网友评论()

画家韩文彬

 

画家韩文彬

 

 

    艺术简介:


    韩文彬,1966年生于邢台,毕业于邢台学院,结业于天津美院。中国美协写生基地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美术家协会理事,邢台市中国画学会会长,邢台市美协副主席,邢台市书画院副院长。


《串枝红》  68×68cm  2015年

 

《串枝红》  68×68cm  2015年

 

 

挥洒性情 熔铸本体


——浅谈韩文彬的山水画


文/由  之   

 

    韩文彬近两年创作的水墨山水画在面貌上有了很大变化,这显示和标志着他对山水画这一“有意味的形式”的认识和实践都有了飞跃性深化。他挥洒性情,熔铸本体,在山水画艺术中追求自我情志和艺术本体的高度融合,正在探索形成着一种新异独特、属于自己的山水画新风貌。

 


《谷底潺音》  136×68cm  2015年

 

《谷底潺音》  136×68cm  2015年

 


    中国山水画作为一个特别的艺术形式,建立和立足于深厚的历史文化基础之上,在发展的历程中,无论在认识层面还是在实践层面都与时俱进地成长着、丰富着、壮大着、成就着,是一个始终葆有旺盛活力的生命体。

 


《瑞气绕舍》  136×68cm  2015年

 

《瑞气绕舍》  136×68cm  2015年

 


    说中国山水画艺术是一个始终处于成长状态的生命体,这一点,仅从艺术的形式层面来说,黄宾虹有一个深刻而形象的说法,他指出,太极图是书画秘诀。这一卓识道出了隐含在中华艺术之中的一大关键。辟破混沌,由一生万,运行不止,生生不息,是宇宙大道,也是山水画的根本之道。

 


《境由新造》  136×68cm  2015年

 

《境由心造》  136×68cm  2015年

 


    山水画不仅是一幅画,更是溶入了创造者性情与志趣、具有独立意志的生命体——这样的观念,在苏珊·朗格关于艺术的论述里也有充分的展开。

 


《跳动的音符》  136×68cm  2014年

 

《跳动的音符》  136×68cm  2014年

 


    苏珊·朗格认为,艺术是一种“生命形式”,这个“生命形式具有四大特征,即艺术应具有有机统一性、运动性、节奏性和成长性。


    殊途同归,大道唯一。在这里,中西方的大学问家从不同的角度和方向在对艺术根本的理解上取得了高度一致。

 


《运动之永恒》  136×68cm  2015年

 

《运动之永恒》  136×68cm  2015年

 


    下面,我想在一般意义上借用苏珊·朗格的观点来谈谈韩文彬近两年创作的水墨山水画在怎样意义上实现了对山水画认识和实践上的飞跃。


    有机统一性是说艺术生命体的每一部分都是以难以言说的内在复杂性、严格性和深奥性极为紧密地结合、联系着,这种联系不是简单的混合和罗列,而是互相联系,互相支撑,把一幅画构成了一个自成体系的完整体例。韩文彬的山水画,画面点线纵横,干湿浓淡相应,线面交错交融,精气弥漫,气韵生动,正是一幅幅意气风发,神采奕奕的“生命形式”的自在存在。

 


《微言阅色》  136×68cm  2015年

 

《微言阅色》  136×68cm  2015年

 


    韩文彬山水画的有机统一性还体现在他对“一阴一阳之谓道”形式对偶原理的主动自觉应用中。


    孤阳不立,孤阴不生;一阴一阳,一体两面是中华先哲发现和揭示出的自然之道。这个道理,也是中国山水画遵循的根本创作理念。中国山水画就是建立在“一阴一阳之谓道”为总纲衍生出来的一系列对偶原则主导下的艺术形式。在韩文彬的笔下,干与湿、浓与淡、曲与直、黑与白、线与面等对偶关系相辅相成,互为存在的依据,使一幅幅作品成为既跌宕起伏、生动活泼又相融相谐、神完意足的完整统一体。

 


《涯上人家》  136×68cm  2015年

 

《涯上人家》  136×68cm  2015年

 


    运动性是苏珊·朗格提到的又一艺术特征。显然,在山水画这一空间型艺术形式里,运动性自然不是指画面上有什么物象在时间性地活动着。运动性在韩文彬山水画上的体现尽管也可以说他是通过画面上的瀑布,流云等活动景物营造了运动的幻觉和联想,但还不如更根本的理解为他在创作时以草书笔法入画,笔墨由一生万,互相生发,上下牵连,气势连绵不断,气韵激荡笼罩,使整个画面聚合为笔有顾盼,墨有照应,层层映带的生动气场,构画出一幅幅笔活墨润,散发着勃勃意气的生动画卷。

 


《春走太行》  136×68cm  2015年

 

《春走太行》  136×68cm  2015年

 


    韩文彬山水画所具有的内在运动性也就顺理成章地发展为苏珊·朗格所提到的艺术的又一特征——节奏性。


    韩文彬山水画作品中的节奏性从内在层面上说是他运笔方式的大开大合,挥洒酣畅,顿挫铿锵,形成了在用笔绞转提按之间的特有节律;从外在画面形式上,他十分注重发挥自己对形式美的主观认识和把握,不为具体景物形状、关系、细节所局限和约束,把笔下的山水、树木、长云、广水变成了按照自我意志和艺术形式法则布局的壮阔场面。他用不同力度、不同线性的线条以及点厾涂抹等等笔法组成旋律,用各种形状互相衬托对比的点面、调子汇成交响,这使他的作品具有了摇曳欣赏者心神的艺术力量。

 


《太行逸象》  136×68cm  2015年

 

《太行逸象》  136×68cm  2015年

 


    至此,所谓艺术的另一特征——成长性在韩文彬的山水画中也已经自然而然呈现出来了。


    当韩文彬的山水画以线的旋律为主干,以点面的组合为映托,以雄奇、洒脱、灵动、沉厚的面貌呈现出来的时候,这幅作品就完成了它的生成与成长,就变成了以凝结的形态展现于人们面前的完整图式。这时,这幅画作为一个完满自足的体系,虽然已经不需要创造者再添加什么赘笔闲墨,但它自身,依然像一个活力四射的生命体,在默默中时时散发着奕奕神彩、绵长气韵,感染和打动着走近它身边的人们。

 


《西域风情》  136×68cm  2015年

 

《西域风情》  136×68cm  2015年

 


    说到图式,这在山水画艺术中是个十分重要的话题。当我们说到中国山水画发展脉络的时候,如果不说变迁背后的观念因素,仅就画面形式来看,正是图式的变化构成了这个时代区别于另一时代的分界线。当下,无数的画家都在图式上力求突破并期望在此基础上建立自己的独特风格和面貌。走的远的用水墨表现哲学观念,只管标新立异,不管姓中姓西;走不动的因循守旧,守着古典的样式混饭吃,全不管时代的变迁与发展。当然,还有更多其他类型的画家也在忙忙碌碌地画着各式各样的山水画。在这个庞大的中国山水画家群体里,在这个各种艺术观纷纷攘攘的局面中,在各种水墨山水图式竞相登台亮相的环境下,韩文彬自有自己的见解和方向。

 


《心象》  136×68cm  2015年

 

《心象》  136×68cm  2015年

 


    从韩文彬创作的作品里,我们可以体会到,他选择的方向是在坚持中国山水画根本内核的基础上,吸取现代艺术的构成形式,融合中西,打通古今,力图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艺术图式。


    “笔墨”是中国山水画的根本内核和根本支撑。“笔墨”是中华文化艺术学上的一个独有名词,它的内涵包括了大家耳熟能详的一系列专有术语。黄宾虹先生从形式层面把它简明总结概括为用笔的“平、圆、留、重、变”和用墨上的“浓、淡、破、泼、积、焦、宿”。

 


《旋》  136×68cm  2016年

 

《旋》  136×68cm  2016年

 


    韩文彬的山水画在用笔方法上擅以中国书法中的草书之法入画,笔法极尽绞转纵横之能事,寓险绝于平正之中,融泼辣于沉稳之间;在用墨上,他十分注重浓墨淡墨的相互包容并尤其长于宿墨的使用。在墨的层层积染中,浑融破墨、泼墨、积墨诸法于一体,使画面墨彩洋溢,墨韵生华。

 


《悟》  136×68cm  2016年

 

《悟》  136×68cm  2016年

 


    传统的中国山水画,注重形质的刻画而疏于外在形式的讲究。需要说明的是,这是中华艺术的特点而不是缺点。但艺术在发展,随着近来中西艺术的融汇结合,中国山水画有了借鉴其它艺术样式的条件。在这样的情况,不固步自封、墨守成规、勇于探索,为中国山水画找到更具时代风貌的样式,是十分可贵的一种做法。在这个探索之潮中,韩文彬不为时风左右,不为成规羁绊,在创作中既坚守中国山水画在历史文化积淀中形成的基本元素和根本内涵,又十分注重吸取西方现代艺术在形式构成美学法则上取得的规律性认识与成就,在画面构成上,着力于点、线、面,黑、白、灰的结构关系经营,力求画面在各种具有不同心理效应、不同体量、不同位置、不同交错的线形和抽象几何形分布中建立起一个互相联系的和谐统一体。

 


《牧归》  136×68cm  2016年

 

《牧归》  136×68cm  2016年

 


    这个融合了中华文化、中华艺术根本元素和现代艺术认识实践经验的新颖画面图式,构成了韩文彬近两年山水画创作的基本面貌,他以自己的沉静修为、潜心探索,找到了一种既可以尽情尽兴发挥自己个性又可以卓然自立的独特风格。


    发现自己、成为自己、丰富自己、提高自己、完善自己,是一个艺术家成长的必由之路。韩文彬正行进在这样的路上。

 


《澄怀观道》  136×68cm  2016年

 

《澄怀观道》  136×68cm  2016年

 

 

《门道》  136×68cm  2016年

 

《门道》  136×68cm  2016年

 

 

《秋意袭人》  136×68cm  2016年

 

《秋意袭人》  136×68cm  2016年

 

 

《上善若水》  136×68cm  2016年

 

《上善若水》  136×68cm  2016年

 

 

《山高水阔》  136×68cm  2016年

 

《山高水阔》  136×68cm  2016年

 

分享到: 更多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友情提示:如果您对本站书画收藏频道有好的意见或建议,请移步大藏界论坛反馈,衷心感谢您的参与和支持。
猜你喜欢
推广信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