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书画收藏频道 > 专题资讯 > 正文
刘益谦再发声明:呼吁专家恪守学术底线
2014-06-23  来源:新浪收藏  浏览次数:   书画收藏频道  网友评论()

  新浪收藏讯 6月23日,针对《功甫帖》事件,刘益谦再次向新浪收藏发来声明,题为“守住底线”。去年年底,上博专家指证《功甫帖》为假后,苏东坡这九个字掀起了轩然大波,是真是假至今无权威定论,倒是引起了业内的唇枪舌战。刘益谦说,近代以来,学界也无不推崇“学术乃天下之公器”的理念,希望专家恪守住学术的底线。声明全文如下:

 

守 住 底 线

刘益谦
 

  《功甫帖》之争发生之初,我就对上博专家挑起争议的原因和方式提出过质疑,并呼吁让争议回归理性回归学术,无奈上博专家却置若罔闻,越陷越深。“双勾廓填”说遭到海内外学者体无完肤的批驳、沦为笑柄之后,又改弦易辙,抛出《〈功甫帖〉辨伪新证》上下两篇文章,提出所谓的“摹本”说,同样遭到了严厉的驳斥,其论点之荒唐、论述逻辑之乖谬,已是尽人皆知。这种为了把一件流传有序、先贤早有定论的文物说成伪作,不惜指鹿为马、强词夺理的做法,已然超出了学术研究不抱成见、有理有据的基本原则。忽而“双勾”忽而“摹本”的莫衷一是、莫名其妙的“变脸”,更是暴露了上博专家“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偏执。

 

  徐邦达先生曾明确指出《功甫帖》原为上博所藏,如今上博专家为了证明其为赝品,不顾正常的逻辑合理性,把原是《苏米翰札合册》七札之一的《功甫帖》单独抽出来,说其“于咸丰六年太平天国农民军攻克扬州时遭到损毁”,而其他几札幸存至今。这种欲置于死地而后快的精神,如果不是与《功甫帖》有着某种深仇大恨,那又是出于什么样的动机呢?至于我本人,与上博更是远无冤近无仇,我的龙美术馆还聘请了上博的单国霖先生为学术顾问,其目的就是为了给美术馆的藏品和展览进行学术指导。我在艺术市场上购买作品时,从来没有请上博专家代为把关,原因是出于对官方博物馆从业者清高自许的尊重。因此,任何针对我本人的非议,我都可以一笑了之。但是,如此别有用心地诋毁《功甫帖》,甚至含沙射影地诋毁龙美术馆,是我所不能理解和接受的。难道尊重文物、哪怕是有争议的文物,不是博物馆从业者必须践行的职业准则么?难道作为国家级的大博物馆,就可以歧视民营美术馆这样的新生事物,并对其进行打压么?如果不是这样,难道真是如外界所传言的,上博是为了反击某位市场专家在《新民晚报》上对当今博物馆专家鉴定能力的质疑,而借《功甫帖》说事,以此证明其高超的学术水平?这就完全脱离了学术争鸣的范畴,其结果只能是让上博蒙羞、让《功甫帖》蒙冤,我不敢相信这是一个久负盛名的大博物馆及其专家所能做出来的。

 

  然而,事实再一次揭示了我最不敢相信的那一面。近日,艺术史学者赵华发表的《心正与考"正"》一文,令学界震惊。该文不仅论述了上博专家有关《功甫帖》文章的论据和论证方法错谬失当,而且揭露了他们肆意曲解文献,瞒天过海的卑劣行径。为了证明翁方纲对《安素轩石刻》“高度肯定和颂扬”,居然苦心孤诣地切割原文献,把翁方纲对刻手的批评和讽刺,断章取义为对刻工的肯定与赞美。原文犹在,相信所有读过的人都会对这种欺瞒世人的胆大妄为瞠目结舌。这种做法,不仅突破了学术研究的底线,也击穿了道德的底线。

 

  自《功甫帖》论争起始以来,除了上博钟银兰、凌利中两位专家,其他公开发表的文章,无论是论真、还是辨伪,水平固然有高下之分、见识也有深浅之别,但都是心平气和、有一说一的。如今这两位专家学术作伪的证据公之于天下,陡然降低了这场论辩的品格与价值。支持者哀其不争,反对者怒其不耻。所谓节操无下限,没有想到的是,下限居然低到了连遮羞布也不要的地步。现在钟银兰、凌利中两位馆员篡改文献、丧失学术伦理的行为已尽人皆知,作为国内重要的学术机构,上博至少有失察之责,也必须给公众一个实事求是的解释。我们拭目以待。

 

  无独有偶,故宫博物院的馆员杨丹霞女士因为匿名在微博上诽谤谩骂,近日被季涛先生告上了法庭,起因也是因为《功甫帖》。在上一份声明中,我对杨丹霞女士的所作所为已有叙述,本不必再提及。但是,少数不愿意花时间精力了解事件的来龙去脉、不肯仔细阅读双方文字的人,仅仅因为杨丹霞女士顶着“故宫”的头衔,就不由分说地认为她代表了学术与公正,就像他们看待“上博专家”一样。现在“上博专家”弄虚作假的作风已被揭穿,杨丹霞女士在这一点上与之相比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何况她并未就《功甫帖》写出任何文字,只有欺骗和谩骂。

 

  2014年2月18日,《功甫帖》北京媒体发布会之际,就有人告诉我,微博上的“Mr让阿让”其实就是杨丹霞,当时某位拍卖公司的老总也在场。后来这位老总致电杨丹霞求证此事,杨丹霞气急败坏地矢口否认。翌日,杨丹霞打电话给在这家拍卖公司工作的学生,要求其辞职,理由是这位老总认为她是“Mr让阿让”,侮辱了她的人格。杨丹霞在其声明中说是“用大家都知道的号码来注册”,其实微博个人资料一栏根本不显示电话号码,何况她还是以香港的身份注册的。在“Mr让阿让”的微博中,原本有多条以香港人身份辱骂大陆人的微博,被起诉后,她删除了这些内容,真是欲盖弥彰。她在声明中还流露出对自己可能受到威胁的担忧,谁知事实恰恰相反:2010年11月21日下午,杨丹霞在北京昆仑饭店诚轩拍卖会现场恐吓台湾藏家,扬言要对方“出不了北京城”。当时有许多人目睹了这一幕。随后当事人到朝阳分局新源里派出所报案,并向台湾海基会报备此事,国台办还为此事特别致函故宫。这些都是有据可查的事实。面对如此蛮横的“女汉子”,不被其威胁已属万幸,谁还敢招惹她。

 

  当然,最为恶劣的是,杨丹霞以故宫专家的身份寻租于市场,曲学阿世,毫无学者的定力与操守。3月28日,“Mr让阿让”转发微博称:“朱大藏家(朱绍良)高调树立牌坊,低调卖马远获利不少,为贵藏家站台的傅熹年、杨丹霞,又分利多少?”事实上,2013年11月30日,杨丹霞在保利拍卖公司于北京农展馆新馆举办的“马远绘画及其影响”的讲座中,把这两开册页作为马远绘画的存世真迹向到场的三百余名听众推介。那么,我们究竟是相信那个在讲台上夸夸其谈的杨丹霞,还是相信那个在微博中阴鸷恶毒的“Mr让阿让”?以“Mr让阿让”的身份骂杨丹霞,这种“自我否定”的勇气,真是让人无所适从啊。

 

  杨丹霞在声明中故意以“故宫杨丹霞”自诩,而其所作所为却是在透支故宫的公信力,如两位上博专家一样,是以其不顾学术底线的作假行为在动摇公众对国家博物馆的信任度。其实我们都知道,博物馆的专家中虽然不乏“金缕玉衣”、“汉代玉凳”之徒,但绝大多数是严谨公正的。我们担心的是,如果学术的纯洁性得不到坚决的维护,势必会有更多的钟银兰、凌利中、杨丹霞之类的专家屡屡突破学术和道德的底线,做出更加匪夷所思的事情来。王阳明说过:“夫道,天下之公道也;学,天下之公学也。”近代以来,学界也无不推崇“学术乃天下之公器”的理念。无论是“公道”还是“公器”,都是需要恪守和坚持的。只有让那些“开门假”的专家无所遁形,“学”和“道”的公信力才能突显出来。

 
分享到: 更多
相关阅读: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友情提示:如果您对本站书画收藏频道有好的意见或建议,请移步大藏界论坛反馈,衷心感谢您的参与和支持。
猜你喜欢
推广信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