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书画收藏频道 > 专题资讯 > 正文
对王朴仁教授对《功甫帖》研究的若干质疑
2014-07-05  来源:新浪收藏  浏览次数:   书画收藏频道  网友评论()

文/凌舒郁  
 

  今日下午,看到王南屏之子王朴仁教授发表的《<功甫帖>的一些科学辨证问题》,满篇说教,满口科学,阅读下来,头痛不已。好容易看到他对具体知识点的解释,顿感此文是一篇以“科学辩证”为幌子,对原始资料篡改并曲解,混淆是非的“伪学术”文章。

 

  一提到王南屏,大家马上会想到他向上海博物馆捐赠宋刻本《王文公文集》和《王安石书楞严经旨要卷》的光辉事迹,但其背后的交换条件却少为人知,其条件是要允许王家在上海的200件明清书画出境。这是1981年,王南屏向在正在香港讲学的谢稚柳提出的要求,而谢稚柳和王南屏又有亲戚关系。办理过相关手续,200件明清书画最终运往香港,流失海外。装箱发运前负责最后鉴审的,除了谢稚柳之外,还有两个我们熟悉的名字,钟银兰和单国霖。就是他们两位,率先挑起《功甫帖》事端。

 

  关于此次200件明清书画出境的事情,在当时就有文博系统的人士提出激烈的反对,认为“不值得”。以上往事全部转述自郑重先生《博物馆与收藏家》一书293页的对应章节,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查阅。回顾这段插曲,是要提醒大家,王家和上海博物馆的利益关系是客观存在的,古代书画出境的事情,上博是参与过的。

 

  鉴于王文臭长,本着言简意赅、不惹读者烦的原则,本文仅对王朴仁文章中篡改原始资料的明显部分做出说明:

 

  首先,我们从王文中这张印章图(图一)开始,王朴仁认为,“世家”和“义”字的大小对不上。原话是“连宋印三“义”字各取“羊”头直挂而下,显示拍品“义”字比宋印及直列“义”字纵横均超出20%,与“世家”半印不能对合:拍品“义”字第六、七横虽已损,仍可见“世”字上横稍低于第一横,在“家”字顶加黑横线只大约对到第六横,不可能如宋印对到第七横”。

 

图一王朴仁对“义阳世家”印章的示意图图一王朴仁对“义阳世家”印章的示意图
 

  事实上,王朴仁耍了个“节操掉一地”的花招,他竟然修改了《功甫帖》上“义”和“世家”残印的像素值,扩大了“义”字,又修改了《私诚帖》上“义阳”和“世家”残印的像素值,缩小了“义阳”。玩过数码相机的朋友都知道,不同dpi的图像,所占面积肯定不同。如王朴仁这么搞,别说“义阳世家”印,天下都不会存在吻合的印章。不管怎么说,《功甫帖》的高清图早已流传于网间,不管王朴仁如何篡改,“证据都在那里”,朋友们可以亲手尝试着从一张整图中裁剪残印同步锁定拼接下,看看是不是如图二、图三(图片来自网上)的这般效果!

 

图二真实统一像素值下《功甫帖》的“义”、“世家”拼合图。图二真实统一像素值下《功甫帖》的“义”、“世家”拼合图。
 
图三真实统一像素值下的《私诚帖》的“义阳”、“世家”拼合图与王朴仁作图对比图三真实统一像素值下的《私诚帖》的“义阳”、“世家”拼合图与王朴仁作图对比
 

  请问王朴仁,你篡改像素值,你误导舆论、糊弄网友,你意欲何为?你的科学操守哪里去了?自称是物理学教授的你,居然公然制作伪证,你供职的美国麻州大学安城分校知道吗??

 

  其次,我们再看王朴仁如何解释“图籍”印章的。图四是王朴仁上的原图, 

 

图四 王朴仁对“图籍”印章的示意图图四 王朴仁对“图籍”印章的示意图
 

  王朴仁的原话这么说:“另两方残印在左右纸边,真伪亦有所争论,但一致认同两半印源出一印,合并可略辨印文为“图耤”二字。奇怪的是两半印都钤歪,图⑧中把印扭转7°才见四边平正,书画钤印略歪一两度很普遍,例如图⑦中“义阳”半印歪2°“世家”半印歪1°,这是正常的范围,但鲜见有歪至7°的,前后两次斜度相同就更不寻常了,同歪7°而完全对合的两半印有多少他例?”;“一千个骑缝印有几个会打歪7°?何况连续两次斜度相同、两半完全对合而无半分重叠?这种古怪的反常现象往往是作伪者故意留下的标记,如无特别原因,不能轻信。”

 

  对这种说法,笔者除了咋舌,只能示以嘲笑。印章钤歪,在古代书画中不可胜计。在王文最后,王朴仁强调,“其父王南屏与张葱玉、谢稚柳交往颇多,曾收藏苏轼《题王诜诗词帖》、米友仁《潇湘奇观图卷》等”,我们就从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米友仁《潇湘奇观图卷》上截取两张印章密集之处的图片(图五、图六)来看,上面的歪印章真是多了去了。以王朴仁的逻辑,我们能否枪毙掉王家的这件旧藏?

 

  请问王朴仁,你父亲的藏品你总不会知道?你的家学哪里去了?你有家学吗?你父亲旧藏的《潇湘奇观图》是不是留下了“作伪者故意留下的标记”?

 

图五 王朴仁父亲王南屏旧藏米友仁《潇湘奇观图》(藏北京故宫博物院)上歪扭的印章现象(之一)图五 王朴仁父亲王南屏旧藏米友仁《潇湘奇观图》(藏北京故宫博物院)上歪扭的印章现象(之一)
 
图六 王朴仁父亲旧藏米友仁《潇湘奇观图》(藏北京故宫博物院)上歪扭的印章现象(之二)图六 王朴仁父亲旧藏米友仁《潇湘奇观图》(藏北京故宫博物院)上歪扭的印章现象(之二)
 

  况且,早有人撰文指出:“从印章的钤盖形式和印文来讲,用水印泥的“图籍”印更类似于一枚戳记,位置也相对随意,所以笔者揣度,它可能是《功甫帖》上最早的一方印章。” 从唐到清,纸张上倾斜戳记并不稀见。角度随意,就是特征。

 

  笔者亲自对照着原始图像测量了一下,左右“图籍”半印绝非王朴仁测量的7度倾斜,而分别是6.7度和5.1度,另外“籍”字的“耒”竖也是重要的参考线,如图七。其角度比起《潇湘奇观图》的印章倾斜度,实在不算什么,更如宋纸中著名的“金粟山藏经纸”戳记,倾斜90度的实例都有,更何况区区的五六度。见了个歪印章就大呼小叫,真是瞎子摸象,叫人齿冷。如图八。

图七《功甫帖》上“图籍”印章倾斜角度示意图图七《功甫帖》上“图籍”印章倾斜角度示意图
 
图八 宋代写经上的倾斜戳记图八 宋代写经上的倾斜戳记
 

  科学研究应该以尊重原始材料为前提,上博有关人等,肆意篡改原始资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前面就被人揭发出某人对翁方纲原文篡改并曲解的丑闻。家学深厚的王君再接再厉,把上博“馆二代”、“馆三代”的优良传统发扬光大,用“科学”的手段修改像素值,真乃天才。并视其父旧藏《潇湘奇观图》的印章形态于不顾,对《功甫帖》倾斜的印章做出精妙绝伦的解释,怎一个无语了得。还有其他,比如拿着《天际乌云帖》的黑白胶印扫描图片谈墨色问题,除了名家子弟、藏家二代,是绝计干不出来的。

 

  附件:《功甫帖》和《私诚帖》原始大图

 

  同一张图片,同一个标准

 

《功甫帖》《功甫帖》
 
《私诚帖》《私诚帖》
分享到: 更多
相关阅读: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友情提示:如果您对本站书画收藏频道有好的意见或建议,请移步大藏界论坛反馈,衷心感谢您的参与和支持。
猜你喜欢
推广信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