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铜器收藏频道 > 铜器佛像 > 新闻资讯 > 正文
深博“封邦建霸”展填补文献空白
2015-11-14  来源:深圳商报  浏览次数:   铜器佛像频道  网友评论()

西周金璜

 

西周金璜

 

 

霸伯盉

 

霸伯盉

 

 

鸟形铜盉

 

鸟形铜盉

 

 

铜人顶盘

 

铜人顶盘

 

 

    数量惊人的随葬品、风格独特的葬俗、最早的漆木人俑、填补史籍记载空白的青铜器铭文、保存完好的原始瓷器……189件(组)“西周霸国文物”首次亮相深圳,向观众述说“失落王国”的文明。

 
    “封邦建霸——山西翼城大河口墓地出土西周霸国文物珍品”展目前正在深圳博物馆新馆展出。展览由深圳博物馆、山西考古研究所、山西博物院共同举办,将跨越元旦、春节等假期,持续至2016年3月6日。深圳博物馆副馆长郭学雷昨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霸国是一个曾被历史遗忘的神秘国度,直到2007年经由“大河口墓地考古”得以重见天日。“此次展览,全面展示了霸国独具特色的礼仪文明、生活方式,反映了西周时期辉煌灿烂的中华文明。”郭学雷表示,除了珍贵文物的展示,深圳博物馆在布展时首次将考古现场进行“模拟”再现,让观众真切感受考古研究的前沿成果,重温古国文明。

 
    关于“霸国”

 
    “霸国”究竟是哪国?它有着怎样的文明及历史?

 
    山西博物院公共服务部主任张磊曾参与“大河口墓地考古”。她表示,在墓葬发掘之前,即使作为一名博物馆工作人员,自己从未听说过“霸国”。张磊说:“不仅是我,很多业内专家、学者对霸国的认知也是所知寥寥。”

 
    “‘大河口考古’是由盗墓引发的,有关部门接到多个盗墓投诉,于是派驻专业人士前往调查发掘。”张磊说:“作为博物馆一线员工,实际上,可以亲历考古现场的机会并不多。当时去到考古现场,的确给我极大的震撼。墓地由密密麻麻的墓葬群组成,当时正在发掘进行当中。我曾从垂直的梯子直落墓坑,身临其境的感受是非常深刻的。这批展品极具艺术性,为我们拨开了3000年前的那场迷雾,将许多历史细节再度呈现在观众面前。”

 
    “山西翼城县大河口墓地考古不仅出土了大量的西周时期的青铜器,也通过这些宝器揭开一段封国之谜,一个名为‘霸’国族名第一次展现在人们眼前。”张磊介绍,公元前1046年,武王伐纣,一举攻灭了殷商,由此开启了中国历史上一个崭新的王朝,史称西周。伴随着周人的东征西讨、开疆拓土,周王朝的势力范围不断地向四方延伸。为了统治广袤的疆土,周王朝开创了封建制,将天下分封给各级贵族,建立诸侯国,以为王室屏藩。史载“周之所封四百余,服国八百余”,天下可谓诸侯国林立。而霸国,这个籍籍无名的诸侯小国就是其中的一员。“霸伯大约在西周早期得到王室的分封,西周中期较为繁盛,到西周晚期逐渐衰弱,一直延续到春秋早期,最终被晋国所兼灭,被迫迁徙他处了。再加上国小势微,因而有关‘霸国’的记载在历史的流转中逐渐遗失,淡出历史的舞台。”张磊说。

 
    “霸国”与“周文化”

 
    “霸”意古今是否通用?深圳博物馆古代艺术研究部乔文杰介绍,“霸”在金文中,由“雨+革”和“月”组成。“雨+革”意为雨水沾湿皮革后起皱的样子。西周金文中常有“既生霸”、“既死霸”等词语,是专门以月相来计时的,“霸”指月球的光面,“和我们今天常用的‘争霸’、‘霸道’并不是一个意思,现代所用‘霸’字为后世引申义。”

 
    深圳博物馆副馆长郭学雷介绍,“霸”器曾见于以往的青铜器著录,在《殷周金文集成》中著录有“霸姞作宝尊彝”鼎簋,曲村墓地也曾出土一件“霸伯作宝尊彝”铜簋。“霸”国不见于传世文献记载,推测其所居城邑和所辖区域也不会很大,大河口墓地与横水倗国文化性质相近,但特征独具,可能属于媿姓狄人族群的一支,“霸国与晋国、倗国、燕国和周王室均有往来关系,车马坑的布局又与天马曲村墓地有共同之处。陶器组合和青铜器风格又具有周文化的特征,商、周文化因素都比较明显,自身文化特色独具。”

 
    “参观文物的过程,也是享受秘密揭晓的过程。”张磊表示,在同一时期,作为西周的诸侯国,如晋国,还有同为考古发现的倗国,都有独属的历史特征及文化。“我们在参观领略文物的过程中,可以抓住一条主线,即艺术价值。在考古研究中,专家发现,霸国文物中有大量的鸟形、象形。尤其是山西博物院的镇馆之宝——鸟尊,就是将鸟和象两种动物的图形进行巧妙结合的产物。可以想象,当时的霸国人对这两种动物的喜爱和崇敬之情。”

 
    “大河口墓地考古”成果展现

 
    提及霸国文物,绕不开“大河口墓地考古”。“大河口墓地考古”,是近年来最重要的考古发现之一,曾被评为“201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郭学雷介绍,大河口墓地位于山西省临汾市翼城县一片两河交汇形成的三角洲高地,距离这里二三十公里的地方,是上世纪发掘出的保存完好、祖辈序列未曾中断的晋国国君墓地北赵晋侯墓地。2007年的秋天,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开始对受到盗墓威胁的山西翼城县大河口墓地进行考古发掘。前后历经四年风霜雨雪,终于将一段尘封3000年的历史场景展现在世人面前。大量带“霸”字铭文的青铜器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了霸国的存在,并以丰富的文物向我们展示了霸国独具特色的文化习俗。

 
    乔文杰表示,本次展览命名“封邦建霸”,意在强调“霸”国是周王朝分封体系下的贵族封地,其首领为“霸伯”。“此次展出的‘大河口墓地考古’的成果,目前考古仍未结束,还在深度挖掘中。总的考古面积为1.6万平方米,相当于3个大的足球场,发掘数量在1000座左右。此次展出的大部分文物是2008年、2009年由时任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副所长谢尧亭主持的考古活动中挖掘出土,以一号、一零一七号两代霸伯的墓葬为主。此前曾在山西博物院、首都博物馆、澳门民政总署、四川金沙博物馆部分展出。”

 
    乔文杰表示,在专业团队进行考古发掘前,大河口墓地的盗墓情况非常严重,有15%的珍贵文物被移失、毁坏或是流失海外。“因此,观众看到的展品许多还没有得到修复,断腿及残缺的部分在进一步整理和保护当中,为的是将文物的真实情况向大众进行展示,增强民众对文物保护的意识。”

 
    “大河口墓地的发现,找到了叩开西周分封制度、器用制度和族群融合等历史问题的钥匙。”郭学雷表示,本次“封邦建霸——山西翼城大河口墓地出土西周霸国文物珍品”展即是对这一考古发现的全面展示。

分享到: 更多
相关阅读: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友情提示:如果您对铜器佛像频道有好的意见或建议,请移步大藏界论坛反馈,衷心感谢您的参与和支持。
猜您喜欢
推广信息
点击排行